主页 > 党政新闻 > 《南风窗》总编朱学东:做有中国立场的时政新

《南风窗》总编朱学东:做有中国立场的时政新

admin   2019-03-09 00:23   来源:未知 关闭窗口

  “《南风窗》还是只做《南风窗》,不会成为《时代》,不会成为《经济学人》,传递《南风窗》人对中国社会,对世界变化发展趋势的认识和观点,它就是一本充满中国情怀的时政新闻杂志,提供是中国的立场,中国的视野。”

  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朱学东,资深传媒研究者。1989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曾供职于北京印刷学院从事教学工作。1994年调入国家新闻出版署报纸期刊管理司,从事报纸管理工作。1997年调新闻出版署办公室秘书处工作。曾多次参与报纸、期刊管理有关文件的起草及修订工作。2000年9月任职信息早报副总编辑。2003年6月调任《传媒》杂志常务副社长、常务副主编,主导对《传媒》杂志的改版工作。2006年8月出任《南风窗》杂志总编辑。★传媒·期刊产业发展系列访谈之一

  【朱学东】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在人民网“传媒频道”和大家一起来交流关于期刊杂志和《南风窗》的有关问题。欢迎大家提出感兴趣的话题,我也非常乐意与大家一起进行交流。谢谢大家!首先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南风窗》,《南风窗》创刊于1985年,是当时广州市委办的一本杂志,它的名字是当时的广州市委许士杰起的,《南风窗》在粤语里的意思是海外关系,海外关系在中国话语里,具有特别的意义。所以这也是《南风窗》我们说它是政经杂志的宿命。今年4月份,《南风窗》迎来第22个生日。22年来,《南风窗》一直得到了广大读者的大力支持和爱护。我也相信《南风窗》没有辜负读者的期待。今后也不会辜负这样的期待。我们希望跟大家一起来迎接一个伟大时代到来。

  【网友】朱总编下午好,杂志也有品牌,《南风窗》在塑造品牌上有什么举措呢?品牌即发行量,您认同这种观点么?

  【朱学东】品牌是杂志非常重要的外在表现,像《南风窗》这样一本杂志,它的品牌塑造是通过20年的积累,一步步积累起来的,他的基础非常坚固,在商业资本催生之下,一些品牌可以速成。当然回过头来讲,既然可以速成,也可以“速朽”,所以对于《南风窗》来讲,在品牌建设上,我们坚持一步一步来做。首先它的基础是内容,因为内容传播了价值观,价值观是一本杂志与其他媒体传播的不一样的地方,这是杂志的基本特性。当然我们也会组织专门的品牌部门,我们去年年底开始组建这样的部门,因为要适应现代竞争的需要,但是这种品牌部的举措都是建立在我们杂志价值观的基础上,因为品牌传播的是杂志的价值观,而不仅仅是一个杂志的名字,一个标识。所以这点,品牌推广部门的工作还是围绕杂志的内容,杂志的价值观来做。可能会跟其他的杂志做得不太一样的地方就在这里。对于网友提出品牌及发行量的观点,我不太认同。可能有一些杂志的品牌影响力非常大,但是发行量不大,但是并不能说它的品牌就一定拥有这样的发行量,很多人仅仅是把它当成生活的象征,这样的话,还是不可能持久,我们也看到一些杂志和报纸,有朋友购买它,不是因为看它,而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身份,当然从品牌来讲非常成功。但是这样的成功我们认为是不可能持久的。因为这个价值观的认同,真正意义通过阅读杂志、报纸的内容来认同一种价值观它才会真正意义上付诸行动对这本杂志产生更大的沟通,使这本杂志在未来市场竞争中,未来价值观传播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网友】杂志的优势是深度报道,这样对采编人员的要求很高,在人力资源管理上,《南风窗》有什么经验么?

  【朱学东】我们在人力资源管理上就强调一点,因为《南风窗》相信社会的进步有赖于每个人的进步,社会人的发展有赖于每个人的发展,只有每个人发展了社会才会发展,这是《南风窗》基本立场。《南风窗》要发展只有他的采编人员就要有所提高。《南风窗》的人力资源管理就是给予这样的立场来做的,所以,我们《南风窗》提供了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的一个人力资源管理环境,我个人认为,是我所遇到所有媒体里最宽松的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里给大家提供各种学习的机会,而不是像一些媒体人让自己的采编人员疲与奔命,而这样就会无法消化自己对一些问题的认识和理解,无法提升自己,这样的话,就是不断的重复。媒体也就不会进步。所以《南风窗》核心竞争力就在于内部良好的人文环境,这种人文环境给每个人的成长提供了发展的平台,这是在《南风窗》工作每一个人,包括离开《南风窗》的人所不否认的一个事实,《南风窗》培养了许多非常优秀的记者,一些朋友在外面开枝散叶,可能某种程度上是对《南风窗》的损失,但是我个人认为也是《南风窗》对社会的一种贡献。希望他们把《南风窗》的这种良好的精神氛围带到其他地方去。我个人对《南风窗》采编团队的要求很简单,当然实际上也非常高,我们希望是一支有职业操守、敬业精神、专业素养的专业化采编团队。说出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非常艰难。但是,幸好我们《南风窗》采编队伍是一支具有非常强大战斗力的队伍,基本上能够实现我们想达到的目标。

  【朱学东】《南风窗》在同行类的发行中是第一位,这于20多年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更大的关系是《南风窗》一直坚守自己的立场,不左右摇摆。它对这个国家,对这个社会进步的这种关心,对民众的情怀,这种情怀、这种关心我认为我到《南风窗》以后,我认为这是如此之真诚。可能外面的人很难理解这种真诚,《南风窗》的主要采编人员都非常低调,甚至有一些人不太善于言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有这种情怀,并以这情怀体认中国社会面临的问题,并为它寻找解决的方案。虽然不一定成功,但是这种真诚是被很多朋友所认可的。在这样的基础上,《南风窗》自己内部建立起一个非常良好的人文环境,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南风窗》很多采编人员很快成长起来,并用他们这种接受杂志的传统来理解这个社会,理解这本杂志的价值观。从而把自己的内心对这个社会的真诚展现给大家,这种关心展现给大家,这也是得到最大多数读者认可的一个基础,我自己做传媒研究时,一直讲杂志传播的是价值观,《南风窗》所坚守的价值观它的理性、所包含的良知和社会的责任感,实际上中国转型社会中,中国普通人最普遍具有的情怀,他们也最认同这样的情怀,所以《南风窗》能够在这些方面得到最大多数的读者的认同,其实回过头来讲没有秘诀就是两个字“真诚”,我自己一直相信天道酬勤,努力终有回报,《南风窗》实际上是这句话最好的体验。

  【网友】《南风窗》创办有20多年了。朱总能不能给我们总结一下这本杂志在中国传媒界的影响,和你的感受?

  【朱学东】在他们说20年的时候,我作为一个研究者我曾经为《南风窗》写过一篇文章,叫“凯风自南、吹彼棘心”实际上我在文章中讲到,像《南风窗》这样的杂志,虽然是一本小小的杂志,但它的成长记录了中国社会变迁的20多年的历程,我们从一本杂志上可以看到中国社会这20年的变迁。同时我们也看到一本杂志在宏大的变迁过程中的小小努力。虽然小,但是它的印记是如此之深。我个人对这本杂志的印象也是通过对这本杂志的阅读所留下的,我认为这是一种缘分。在1999年时,这本杂志给了我一个最深刻的印象,我在《南风窗》20年文章里写到,一个关于农村收税的细节,一个学生写的文章,深深的打动了我,他拨动我心中最软的地方,让我真正对这本杂志产生了深深的共鸣。这篇文章名字叫做“多到农村看看,多替农民想想”――1999年7月,像这样的事例,它影响了我,也是我自己给《南风窗》给20年写这篇文章,包括我后来放弃在北京的工作,加盟《南风窗》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所以,它影响了很多人。我自己讲到,这本杂志影响了我和我的未来,我和我自己的同事,通过我们自己的笔,眼睛、心灵去体验、提任这个社会来影响更多人。在中国杂志界,我毫无愧色的讲,这本杂志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杂志。任何想了解中国20多年来中国社会发展的人,他不可能不去阅读《南风窗》,不读《南风窗》对中国社会的理解他会有所偏颇。在中国时政新闻杂志界里,它是真正意义上在没有什么资源背景下做大的一本杂志。它没有显赫的家世,而且杂志的最初的创始者都没有做过杂志,但是他们把这本杂志做成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杂志,这要归功于杂志的历代和他们的团队,他们的心胸,他们的情怀,这种情怀和志向会在《南风窗》代代传承下去,我相信也会影响更多的人。《南风窗》就是这样一本杂志。相信自己能够改变未来,改变自己的未来,并对社会进步尽一分绵力,并能够尽到这样一分绵力。

  【朱学东】杂志在中国媒体形式里的确是不太成熟的形态,因为中国的杂志真正意义上的发展的历史比较短暂,它的历史进程曾经被打断过。在中国传媒业的进步过程中,也是发展过程中,最初的媒体形态是以杂志形态出现的,我们讲报纸、杂志其实都是最初一样的东西。但是后来的历史进程被打断了。在上个世纪的30年代,中国曾经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杂志,到80年始,中国杂志业重新开始起步,是在一个废墟上重新开始起步。这时起步时,国外的杂志业的发展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认为当时社会处于恢复型社会,我自己讲是“报复式消费”实际上是一种恢复型增长,80年代时,中国杂志业曾经有过一个非常辉煌的历史,但是,因为我们说那是一个特殊条件下的形成形态,非常短暂。很多杂志现在在我们记忆中已经成为了历史。是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只有在图书馆才可以找到它们――当年很多有名的杂志。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我们在真正意义上起步了,国际上成熟的办刊理念开始渗透到中国,中国杂志界开始放眼看世界,看到别人的进步,看到我们的不足,《南风窗》在这样的过程中抓住了历史的机会不断转型,说杂志业它是一个准主流的媒体形态,也的确如此。但是并不等于它不会继续成长,不会快速的发展,事实上我们看到这几年的发展,杂志的成长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对于网友提出如何做中国的《时代》,我的前任——现在《第一财经日报》的总编辑秦朔曾经想做《时代》和《财富》这样的杂志,但是,事实上《南风窗》的发展跟《时代》发展思路不太一样,在我到《南风窗》之前,我的另一个前任现在是腾讯网的总编陈菊红女士提出来,《南风窗》做的是中国的《南风窗》,不是《时代》,也不是其他任何一本杂志。我也认同这样的观点,我认为这是一种气魄。《南风窗》会像《时代》学习很多操作的方法,会像其他经济学人,向其他的新闻杂志人,还有很多其他的国外杂志,甚至国内的一些同行们学习操作的方面,但是《南风窗》还是只做《南风窗》,不会成为《时代》,不会成为《经济学人》,它就会成为一本中国的《南风窗》。传递《南风窗》人对中国社会,对世界变化发展趋势的认识和观点,它永远不会成为《时代》,它就是一本充分体现中国情怀的中国的时政新闻杂志,提供是中国的立场,中国的视野。这是我在做《南风窗》我自己的一种追求。

  【朱学东】传媒形态现在的确是多种多样,跟以前相比更加复杂了,但是这些传媒形体里杂志是特别的种类,我讲过杂志传播的是价值观,传播的是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后面也是价值观,归根到底传播的价值观,一个是引导受众,一种是聚合,把相同价值观的人凝聚在一起。通过引导和聚合认同这些同样价值观的人,我们向他们传播新的思想,传播全人类共享的文明成果,让更多人接受朴实的立场和价值观,我们就可以影响到更大范围内的读者,影响到我们的受众,通过他们,我们就能够影响到我们的社会发展进程。像我们这样的杂志,我们希望今后能够影响更多的拥有决策力和思想水准的人,通过他们来影响更多的人,因为一个政策的改变,一个的流行,它会带动更多的人,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变化,蝴蝶的翅膀都可以扇起飓风,更何况像我们这样的时政杂志。

  【网友】朱老师,您好,首先向《南风窗》的社会责任感致敬!近几年,新闻类杂志在期刊市场上异常活跃,《南风窗》会在这种竞争中有什么变化吗?

  首先感谢这位网友对《南风窗》的支持和关心。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南风窗》在具体操作手法上我们会有一些变化,但是我们坚守的立场不会变。就在最近一期刚刚出版的杂志“沉重的翅膀”里,这期杂志“窗下人语”里,我写了对《南风窗》的坚守的期待,也是对我们自己全体的采编人员,全体工作人员的期待和自勉。我们通过这样的坚守,我们会承担起自己对这个社会应该承担的责任,从而为这个社会的进步尽自己的一分力量。虽然绵薄但是这是真诚的。这是我们在竞争中会赢得更大读者和广告主认同的最重要的地方。在具体的市场化操作手法上我们《南风窗》也会有所变化,比如说我们重组的广告部,我们组建的品牌推广部,我们在发行市场上也做了相应调整,我们采编团队里也进了很多新人,老人更加成熟,新手迅速成长,磨合得非常好,在这样一些条件支撑下,在我们这种杂志的人文环境的保护和引导下,我相信这本杂志在市场竞争中不会落伍,它会继续走在前面。当然我也知道,很多读者很关心《南风窗》未来的发展,我相信这种发展在市场上,或者当您阅读这本杂志时,您会发现这种变化是什么。我们刚刚做的动员,当我们把这种要求落到实处时,我相信它会像以前给大家带来的惊喜一样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

  【网友】您之前做过很多传媒方面的研究,《南风窗》的杂志年轻读者多吗?《南风窗》将依靠什么抓住这些未来的力量?

  《南风窗》的年轻读者非常多,我在2005年的时候用新生代市场监测机构的监测数据对《南风窗》和它的同行们杂志的读者结构进行过分析,基本上《南风窗》读者群都是比较激进的。《南风窗》的读者群有年轻的读者,还有一些比较年长,拥有影响力的读者,事实上这种不同年龄群体的读者的聚合,我个人认为就是因为对价值观的认同,对朴素价值的认同。《南风窗》今后还是会依靠对这个社会的责任感来抓住年轻的读者,当然我们也会在技术操作程度上做一些改变和调整,比如说,现在一般读者会发现我们《南风窗》版式风格发生了一些变化,甚至文本表达方式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实际上是我们根据自己的研究,根据互联网对我们这些杂志读者的阅读口味的影响来做出的调整。当然回过头来讲,最真诚和核心的一点就是用价值观,用真诚,对这个社会的真诚,对这个社会和对这个国民的情怀来抓住读者群,激发读者的共鸣,不仅仅是年轻读者,还是我们杂志和大家一起迎接更加文明、昌盛时代的到来。

  以前我是做一个研究者,现在我也在做研究,因为做杂志它必须要研究自己,研究自己的杂志的特性,也要了解同行,也要了解市场的变化。做研究者的经历使我对时政新闻杂志的市场竞争和发展趋势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这也是我做好《南风窗》的一个非常有力的支撑,所以,这个区别在于,市场研究这是从旁观者角度来研究,研究对象的好坏,与研究者关系不是很大,而现在作为这个总编来研究这个市场,或者要他承担的责任,不仅仅是研究者承担的责任,更是一个总编如何把这样一本有影响力杂志在自己手上继续发扬光大,把他们的精神也发扬光大,为其赢得更多的读者,为其赢得更大的市场,为它在中国社会公共生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努力,这是不同的目的。【网友】请您谈谈《南风窗》进一步的发展以及中国新闻杂志的走向吧?

  《南风窗》未来还会坚持以政经新闻为主的发展方向,在我到《南风窗》以后,我们的一些编辑和记者包括一些读者也跟我交流过,《南风窗》未来转型的问题,但是我们社委会判断,也包括我个人的理解,我们认为中国目前社会基本问题没有太大变化,就是转型社会里,我们杂志和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都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自己认为一本杂志成功首先是如何抓住时代的主题,就这点来讲,《南风窗》今后会继续以前走过的道路,做一本政经为主的杂志,一本有理想,有担当,又负责任的杂志。我们以前一直说,理性、良知、责任,是这我们过去成功的,被大家所接受的一个宗旨。今后也会继续是这样的。我们会一直坚持这点。理性而不偏颇,勇敢而不鲁莽,在转型中国社会里,与大家一起关注中国社会的成长、转变。这是我们《南风窗》今后会继续坚持的东西。关于,中国新闻杂志的发展,我自己认为中国新闻杂志从2000年以来,一直走在上升轨道中,《南风窗》在这个过程中,曾经有过先手之利,它在同类杂志中拥有最广泛的读者群和最大的影响力。但是,对于《南风窗》来讲,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越来越多杂志开始介入时政新闻的报道领域,在国外也是一样。像美国传统三大新闻杂志都在走下坡路,但是一些新兴的,以前可能比较少讲新闻的杂志,开始都进入这个领域,迅速成长起来。我们中国也是一样,我们看到我们很多新的同行,新的朋友介入这个阵营和市场。它们在市场上,在品牌建设上合,也都取得了不斐的成绩,作为这类杂志的“老大哥”或者说“先行者”,《南风窗》愿意和同行们一起,共同探讨中国社会转型的各种问题,为这个国家和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并和大家一起把这个时政新闻杂志的市场蛋糕做大。我们一起同声相和,同气相求,共同发展。这是我对这本杂志市场和《南风窗》今后发展的一些理解。

  报纸遇到了寒冬,对这个问题也是可以进行多方面的理解。一些报纸遇到了寒冬,还有一些报纸还没有成长起来。对于受到互联网冲击,和新媒体冲击的传统媒体而言,杂志是受到冲击最小的一块,目前是这样。因为杂志传播的价值观不是简单的资讯的传播,而是认同,而是引导、聚合,是价值观的认同、引导和聚合。而这种东西不会轻易被技术所改变,所以在这方面来讲,对于杂志来讲,即使受到了挑战,我承认受到了很大的挑战,但是目前几年,对于我们这样的杂志来讲,它还是有一个未来的。而且是很好的未来,尤其是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从来都是多种媒体形态并存的,至少目前还看不到一种新媒体消灭另外一种媒体形象的倾向。尽管会相互影响,比如说对我们新闻杂志最大的挑战来自互联网,它改变人的阅读习惯,甚至跟我们抢夺内容,但是这并不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这样的杂志,我们还可以看到的未来里的发展速度和轨迹。在报纸嚷嚷寒冬到来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在寒冬中的报纸也在继续成长,比如说广州日报。同时,我们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还看到一些杂志的成长,像我们《南风窗》,其实在这条路上,在继续往前走,2007年我们研判这是我们历史上发展最好的一年,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年。当然我说这个最好的一年仅仅是一个开始,相信我们自己一些问题解决以后,发展会更快。对这点我也充分信心。在跟杂志同行交流时一直讲,在新媒体挑战下,中国杂志界的未来还是非常有前景和希望的。而我记得在2005年,纽约举行的国际期刊大会上,日经总社的总裁讲到杂志的机会时,是两个:一个是互联网的挑战,一个是中国的机会。对于《南风窗》来讲,它正好既面临网络的挑战,又遇到了中国的发展机会。在今年《南风窗》刚刚结束的年会上,我讲到,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它给了我们非常丰富的养料,从内容到广告到读者都在支撑我们更好地发展。在2005年我写了一篇文章“新媒体挑战下的中国杂志的未来”里,就特别感谢我们幸而生为中国的杂志人,而遇到这样的机会。这是我对杂志在所谓互联网挑战下代里的寒冬里我自己的一些理解。

  【网友】请问朱总,随着阅读习惯的改变和时代的发展,您认为纸质形式的杂志是否会被电子杂志取代?

  我以前做研究者我写过一些关于电子杂志的文章,我对电子杂志新的媒介形式的出现抱有很大的期待,但是我认为目前电子杂志的形式还是一种过渡形态,因为它技术还不够成熟,他是依靠风险资金的支撑,虽然有很多年轻读者喜欢电子杂志,但是我认为它还不可能成为主流,因为新媒体的形态它更多取决于技术和依赖技术,但是我是一个产品主义者,我个人一直坚信,真正意义上的杂志它传递的是价值观,当然价值观传播方式可以用电子杂志方式来传播,但是在目前,从我们《南风窗》自身的例子来看,虽然网友说电子杂志爱好者越来越多,但是《南风窗》在2007年的发行比2006年又上涨了,虽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案例,但是也说明我们的市场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冲击,关键是我们如何理解媒体消费者的习惯。任何一种形式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读者群,更何况像《南风窗》这样的杂志?它的品牌、影响力、公信力,对消费者的吸引是多大,而电子杂志要建立这样的品牌影响力,还需要走过相当长的道路,我说过虽然商业资本可以支撑他们快速塑造一个在资本市场上成功品牌的形象,但是,靠资本支撑品牌既然速成,同样也可以速腐朽,这是他们的危险所在,没有内容支撑,没有价值观的认同,它仅仅就是一个商品,不会有自己的思想,商品很容易被替代,而思想它会长久的发挥它自己的作用。所以我自己认为,像我们《南风窗》这样的杂志,虽然我们也会迎接新的挑战,尝试新的选择,但是这仅仅是一种形式。我们坚守的东西,我们坚守的立场和价值观不会改变,我们会看未来社会的成型,我们在尝试我们在努力,但是我们不会去轻易投入大的资本去做,这是我对电子杂志对这类杂志冲击的一个基本的看法。

  中国新闻杂志演变的轨迹跟中国社会的演变轨迹是一样的。因为杂志本身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集中反映,中国杂志也是这样。包括我们今天在做内容时,我们对社会的理解,对社会问题的理解,和我们如何来解决、面对这些问题的选择都是受到了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现实状况的影响,所以我自己一直讲,杂志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杂志得成功与这个时代的成功有关系。新闻杂志最终会走向不仅仅是简单的新闻的堆积,因为现在在网络和报纸、电视冲击下,我们对新闻时效性追求,已经远远落后在其后,《南风窗》这样的新闻杂志来讲他不是时效性作为新闻判断的唯一标准。我们《南风窗》对新闻的理解实际上跟其他杂志的理解不太一样。我们在这方面基本上坚持三种理解,过去我们坚持了这种做法,今后也会继续坚持下去。第一,继续用新思想、新观念来引领社会这个社会的潮流。这起到一种窗口的作用。这是我们过去经常做的,《南风窗》创刊时,讲新、新观念、新趋势,我们继续会做下去,这是我们对《南风窗》坚持新闻性的理解。

  第二,对已经发生的新闻事件进行再过滤。通过过滤已经发生的新闻事件,我们从中来研判中国社会一些社会发展的趋势,得出我们观察的结论并与大家一起分享,这是一直说的所谓“第二落点”,也是《南风窗》一直擅长所做的长线新闻。用观点来影响社会。

  第三,也会跟其他一些新闻杂志一样,继续做原创性的社会调查报告。在这方面《南风窗》也有很好的口碑,我们的一些社会调查,我们的一些记者向石破、尹宏伟、钟闽源、田磊等在这方面都有很好的作品出来,他们在调查新闻领域中,都有很好的口碑和影响力,所以我相信这块我们也会继续努力,并取得更好的成绩。

  对于新闻杂志的走向来讲,今后我们可能会在对新闻事件的梳理基础上,还是会继续像以前提出自己的立场和观点。用观点来影响社会,而不是简简单单的陈列一个事实,这也是《南风窗》我们所理解新闻杂志应该发生的轨迹,这种发展趋势,它是在我们所说的社会变革,技术变迁,对传媒行业的冲击,背景下我们所理解这种变化轨迹,我们也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南风窗》在新媒体方面会不断的探索,目前我们刚刚开始进行尝试,这种尝试,我认为是给我们累积经验,锻炼队伍,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新媒体的发展,《南风窗》在新媒体上的努力,不应该是目前这种模式,但是目前,可能因为给予各方面条件的制约我们暂时还不会在这方面投入更大的精力。

  从研究者角度来看,想进入这个市场跟我们分一杯羹的人,可以去看看美国时政新闻周刊市场上的变化趋势,我想这个是全球都差不多的,美国人走在我们前面。但是从一个新闻杂志操作者角度来讲,一个善意的提醒,如果不做这个尽量不去做,尽管可能网友会说这是上了公共车的心态,但是在中国做时政新闻杂志,它对各方面的要求都会非常的高。比如说对资源的积累,对中国社会转型期各种政策、问题的把握要求都非常高。某种程度上来讲,做这样的杂志是一个痛苦的煎熬。我一直认为我们自己的采编人员非常辛苦,就是因为他们面临的问题太过复杂了,他们面临的挑战和压力是如此之大,所以我也很感谢,我们的采编人员在这样的复杂环境里,他们坚守了自己的立场,把《南风窗》写的文章写得如此之出彩,让这么多人喜欢它。如果没有这样一支队伍,没有这样的情怀,不要去做这样的尝试。【网友】请问朱总谁将是中国新闻杂志真正的领导者?

  我相信每位读者心中都有一杆称,我和我的同行一起,为中国时政新闻杂志的成长在努力,目前在同行里我们每家杂志选择的道路和方向都不太一样。《南风窗》的成功是如此之独特,而且它的道路跟我们同行跟《三联生活周刊》,跟《瞭望》东方,跟《中国新闻周刊》、《财经》、《南方人物周刊》、《新民周刊》等,这些同行选择的道路都不一样,其实看这些杂志的人都会明白,我们选择了一条特别独特的道路,我也特别感谢我的前人,我们的同事们,他们给我留下非常宝贵,非常好的平台,让我有机会在这样一个平台上跟大家一起,跟同事们一起努力。这个平台对中国社会来讲,对中国杂志界来讲,我个人认为它也是如此之独特,而且,我认为读者实际上都是有认可的,到今天为止,我前面讲过《南风窗》的发行量远远走在同行前面。今后谁会在市场竞争中进一步脱颖而出呢,我们不敢夸海口,我们只会尽本分,我们会尽我们自己努大的努力,继续像以前一样真诚的研究和思考中国转型中所出现的一些问题。所以我一直讲,我相信,天道酬勤,相信努力终有回报。市场的领先者,就会在各自努力中,真正体会出来这点。《南风窗》对这个追求当仁不让,《南风窗》的口号就是做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新闻杂志。而且我们认为,我们现在,基本上已经达到这个目标了。而且会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努力,使自己的影响更加广泛,能够在《南风窗》旗帜下,凝聚更多的读者,为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为迎接一个更加文明昌盛社会的到来一起努力。

  今天非常感谢人民网给我提供这样的机会,我在这边看到网友的提问非常踊跃,使我深刻感受到像《南风窗》这样的杂志它的号召力,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也非常惭愧没有能够一一回答这些问题,我也向人民网的“传媒频道”编辑们,提出了要求,希望他们把这些问题转给我,我会在我的博客里一一回答这些问题。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南风窗》,支持它,你的每一份关注,每一份支持,都是它前进的动力,都会让它更加认真的去思考中国社会所遇到的问题,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因为它的成长有赖于你的支持,在此我特别感谢大家的关心和鼓励,谢谢大家,谢谢人民网给我提供这样的机会,这也是我利用新媒体形式跟大家交流的一种尝试,所以我们《南风窗》今后会继续不断利用新的媒体形式,利用新的技术跟大家一起来分享真正意义上的全人类文明的成果,再次谢谢大家,再见!